主页 > 及时的资讯 >「对不起」之后,一定要「没关係」吗? >

「对不起」之后,一定要「没关係」吗?

及时的资讯 2020-06-11 514

「对不起」之后,一定要「没关係」吗?

我和妹妹应该属于「欢喜冤家型」母女,又爱吵,又爱黏在一起,一会儿风风火火,几秒后又亲来亲去。

虽然我们两个的脾气都属于来得快也去得快,不同的是事情过去了,妹妹有时还会记着放在心上,我呢则是船过水无痕。

那晚,睡前说故事时,我一时兴起唱作俱佳走搞笑路线,妹妹笑到肚子疼,连忙叫我先停一下,我倒觉得要「乘胜追击」,就继续闹下去。她冷不防地抓了我手臂一把,因为指甲长了还没剪,红爪痕立刻浮现,我痛到大喊出来。

妹妹愣住了,看着我。

「很痛耶!干嘛抓我?你看。」我秀出红爪手臂。

「因为我叫你停,你不停嘛。」妹妹委屈地小声说。

「我们不是在玩吗?那就可以抓人喔?」火大的我大吼,可能因为太痛了。

「对不起。」妹妹回过神来补道歉。

气呼呼的我没说话,揉揉还在发疼的手臂,不时还瞪着她。

「你要说没关係啊。老师说人家道歉后,我们要说没关係。」妹妹竟然接了这句。

「我现在还在疼,还在生气,为什幺要说没关係?有关係啊!」我愈说愈火。

「那我已经说对不起了嘛!还要怎样?」妹妹恼羞成怒。

「你可以继续说啊,或是用别的方法道歉啊!为什幺还要我告诉你怎幺做?」唉!我知道这时候我就像小孩一样。

「对不起!对不起!」妹妹非常大声地连声道歉。

「我们刚刚玩得太疯了,但是以后不要这样动手,我知道你笑到说不出话来才会抓,但是我的手太痛了,没办法不生气。」我终于冷静下来。「很晚了,我们先睡吧,明天再讨论。」

我敲了和平钟,气消了之后照例亲亲妹妹道晚安,她这才放心睡觉。

走出房门时,我一直回想妹妹说的那句话:「老师说人家道歉后,我们要说没关係。」

其实不只在学校里,通常我们碰到孩子间的争执或冲突时,大概也都这样「便宜行事」地处理,心想孩子本质善良,玩的时候难免擦枪走火,一句对不起、一句没关係,等一下不就又玩在一起了吗?

然而,有时候却没那幺简单。

仔细想想,的确曾经在公共场合看到两方孩子争执不下,旁边的大人们你一言我一语,催促着某边孩子道歉,等道歉完,又叮咛着另一边接受道歉,表达善意;只是在「对不起」和「没关係」之间的眼神,依旧气呼呼地谁也不愿意看谁。

大人都需要点时间消化情绪了,怎幺我们又把孩子当成道德楷模?这样息事宁人的和平,真的能够让孩子知道为何对方生气吗?对方可以不接受道歉吗?除了对不起,还有什幺表达方式呢?同样地,我一定要马上接受道歉吗?我可以理解为什幺对方会这样做吗?有没有什幺事情是绝对不能发生的?我又该怎幺处理情绪,收拾善后呢?

我顿时觉得惭愧。其实每一件冲突不论大小,都代表着两个独立个体之间的磨合过程,孩子有机会能够开始学习解读他人行为的动机、观察他人行为的意义、了解别人和自己想法的差异,这些都是细微的社交能力发展,也是「同理心」的最佳实境课题。不论身为哪一方,在处理自己情绪的过程中,更能学习了解自己、控制自己的基本功,最重要的是,千万别建立「自己道歉,别人就一定要接受」的错误期待。

「没关係」,不代表真的已经「没关係」了。

在孩子发展自我意识的阶段,受限于语言能力和生活经验,他们其实更需要大人的协助和引导。

也许可以从手足或家人开始,发生摩擦时,就开启哲学式的对话和思维,能够让孩子领悟人际关係的细微之处,接受更多元的独立个体,不再用「非黑即白」的思考模式,而是像「色阶式」般蕴含多种可能。

抓手的事情过了一阵子之后,某天,与妹妹藉由同学之间的小冲突有些对话,她最后问我:「要是我真的不想原谅他,可以吗?」

「不想原谅的意思是什幺?再也不跟他说话?再也不想看到这个人吗?」

「也不是啦,就是这件事我不想原谅他而已。」

孩子就是比大人厉害,可以分得这幺清楚。

「你只是想告诉他这件事情以后绝对不可以,对吗?」我用更简单的话猜测。「对。但是他其他时候还是很好。」答案愈来愈清楚。

「那如果是这样的话,当然可以不原谅他。不过你必须把话讲得很清楚,不然他会以为你永远不理他。」

「我知道啦!」

妹妹非常开心,大人没有「强迫」原谅。那幺下一课的挑战,就是如何协助妹妹练习多层次的事理和情感表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