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E绿生活 >空屋水井养蚊蛇 邻居纷染骨痛热症 >

空屋水井养蚊蛇 邻居纷染骨痛热症

E绿生活 2020-07-28 990
空屋水井养蚊蛇 邻居纷染骨痛热症

蕉赖11里新村一村屋两年前拆毁后丢空至今,废墟杂草丛生,引来“毒蚊”,邻居前后“中叮”,他们怀疑废墟内未填平的一口井是“祸首”。

据了解,单在7月已有4村民前后染上骨痛热症病例,为此,村民担心不已,与废墟为邻的其中一户人家,家里有3人相继发烧后,更是担心。

除了“毒蚊”,也有毒蛇在废墟出没,惊见毒蛇的村民过后虽向屋主反映,要求把废墟清理干净,还邻居一个干净的环境,但屋主却无动于衷。

骨痛热症病例爆发后,有感生命安全受威胁的村民就作出投诉,无拉港区州议员黄田志和加影市议员黎潍裮接到投诉后,今日上午到场视察。

村民指出,该屋屋主几年前搬离后,木屋空置在该处,空置的木屋成为蚊虫的滋生温床,投诉后,屋主于两年前把木屋拆毁。

疑水井没填盖引蚊

村民说,木屋拆了却没善后,包括水井也没填盖,废墟杂草丛生,引来“毒蚊”和毒蛇。

此外,村民说,入夜以后,蚊群飞舞,他们根本无法坐在屋院乘凉,因此,他们把家里的窗口都钉上蚊纱。

蕉赖美嘉花园蚊症黑区

无拉港区州议员黄田志说,过去一个月,该选区18个地方共发生71宗骨痛热症病例,其中4个地方的疫情不受控,所幸没死亡病例。

他说,4个不受控的地方是福春园(10宗)、无拉港忠诚公寓(6宗)、苏利雅再也花园茉莉花路(3宗)和敦胡申翁镇苏亚珊娜5路(9宗)。

他说,蕉赖美嘉花园被鉴定为骨痛热症“热点区”,有9宗病例,新疫区是蕉赖海天花园公寓(2宗)和无拉港杨桃岭阿南曼达莪老路(2宗)。

他说,其他出现骨痛热症病例的地区是敦胡申翁镇苏亚珊娜2路(6宗)、布特拉布迪曼4路(4宗)、陈明再也花园陈明(左)路和蕉赖11里新村3宗。

盼居民花时间清理

“传出两宗病例的地方是敦胡申请翁镇苏亚卡西1路、杨桃岭英达组屋、蕉赖翠岭镇翠岭丽雅公寓、福春园公寓、蕉赖再也9路、旺沙蕉赖1路和无拉港哈慕妮花园。”

黄田志说,喷射蚊雾不是杀灭蚊子的好办法,最好的方法是每户人家每天腾出10分钟时间,把屋前屋后的丛林和积水清理干净。

他说,有关该选区骨痛热症每月的病例报告,会上载到其面子书,若居民发现该地区肮脏,要求大扫除活动,可联络他们。

黎潍裮:市会修例纳门牌税 清理后向屋主收费

加影市议员黎潍裮说,加影市议会刻修定条例,以划一空屋和空地的清理费,并通过门牌税单向业主和地主征收。

他说,清理费纳入门牌税单后,业主缴交门牌税时,须一并缴交清理费。

他指出,清理费已划一,普通屋200令吉、洋房300令吉、空地每方尺45仙。

他说,空屋和空地属于私人产业,市议会不可能提供除草或清理丛林的服务。

“市议会发现投诉不断后,决修定条例,以在清理空屋和空地的杂丛后,有权力向业主或地主征收清理费。”

“1月至6月,加影市议会共接获46宗空屋和空地杂草丛生,干扰邻居的投诉。”

他指出,该问题尤在新的住宅区发生,如一些空置年多的新屋,杂草丛生,居民协会向业主反映后也没行动,市议会接获投诉后到场清理,就必须向业主征收清理费。

莎市厅已实施

他说,莎阿南市议厅已实施该条例,加影市议会刻研究落实。

他说,加影市议会还在探讨该笔清洁费纳入门牌税单的其他项目后,是否可强制性要业主或地主缴交清洁费。

左邻右舍患蚊症——村民●陈美庆

蚊群飞舞,一星期必用两罐蚊油灭蚊,单是买蚊油,也花了不少钱,两支装的蚊油约18令吉。

入夜以后,蚊群飞舞,根本无法坐在屋院乘凉,严重到连窗口也钉上蚊纱。

隔壁家自2011年就搬空,举家迁出后,屋子丢空在该处,经邻居投诉才把空屋拆毁,空屋拆了后又没善后。

曾献意屋主把空屋卖给我,但屋主不愿出售,希望屋主把废墟清干净,及把水井填盖。

今年7月,左邻右舍共4人染上骨痛热症病例,即对面家一个家庭有3人“中招”,邻居一人“中招”。

我、儿子和女儿于7月发烧,所幸吃药后没大碍,当时,我们很担心会染上骨痛热症。

蛇从废墟爬入屋———村民●苏女士

曾看过4尺长的蛇从废墟钻出后爬入我家范围,遭驱逐后,又钻回废墟。

曾向屋主反映,要求把废墟清理干净,但没下文令人失望。